7843067_2

  这一轮中国的城市化,是空前规模的。这个过程还没完结,很多进城的农民,还没有获得合法的城市身份,但人们的生活,却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此前的国人,无论居住地是城还是乡,基本上都是乡下人。每个人,都生活在自己熟悉的圈子里,城里叫单位和街道,乡村叫大队和小队。圈子外面,只是偶尔才能探出身去窥探一下的所在。所区别的,只是城里人探头探脑的机会多一点,而乡下人,则少一点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14921438646919636

  中国的事业单位改革,高校首当其冲。一个消息是,大学的事业编就要取消了。这意味着,以前大学教师的铁饭碗就要砸了。大学教师,都成了合同制的员工,如果合同期满,随时有可能被解聘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123823gxg8c0xngcx6xgac

  中国这个国度,自秦汉大一统,建立官僚型帝国国家以来,社会最基本也最核心的关系,就是官与民。太平的时候,官民相安无事,动荡的时候,官逼民反。官民之间,官这一头分量重,是主动者,但民的一方也不能太轻,官民关系失衡,风浪即起,水也就覆舟了。朝廷用来平衡官民关系的法宝有三,一是强调官员的自律。二是朝廷对于官员的监管,因此特别设置了别的国家所没有的监察系统,官小权大,替皇帝盯紧了官员。三是逐渐形成了半官半民的乡绅阶层,通过这个阶层的制约,抗衡官权的无限扩张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link

  提起个人崇拜,40岁以上的人想必不会陌生。1956年,当年的苏联人开了一个大会,反对个人崇拜,但是会后的中国,个人崇拜反而越来越盛,直到把崇拜对象捧成神——不是一般的神,而是造物的上帝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U1565P1T1D14559012F21DT20071219212404

  写吴思有点困难,到现在为止,我还没找到他的毛病,横看成岭侧成峰,怎么看都那么完美,完美的人不是不能写,而是写者自己觉得有点麻烦,找不到茬儿调侃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userid207905time20110904113839

  现在的城市管理者雅好整洁。南北东西,但凡叫个城市的地方,都在修建宽阔的马路,动辄八车道,柏油路面,两边整齐的树木,绿化带,讲究一点的,连树的高矮大小都一致。城市广场,中心喷池,招领导喜爱的城市雕塑(一般都很难看)。走遍中国,也找不到几处有中国特色的建筑,好容易有个大屋顶,一看,下面依旧是西装革履。这一拨中国的城市化,崭新,彻底的西化,西式的皇家园林格局。在此番城市化过程中,超过500年的建筑基本上都不见了,老城都被拆得差不多了。偶尔有剩下的,大多是为了旅游需求,而且也多经改造,原来的居民被迁走,修得漂漂亮亮的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4831924811864388298

  很早就听说过甘阳,据说,此人属于那种“斯人不出,如天下苍生何”的大师级人物。可惜,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,连远远望一眼的机会都没有。然而,这位声名如雷贯耳的大师,却挨打了。报道上说,在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的会议上,一位这个学院的年轻教师,上去给了身为学院院长的甘阳几个耳光。还好,甘阳没有还手,挨打没有演化成一场厮打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R111436802497002_change_p48_b

  最近一段时间,老有记者问我这样的问题:为何中国人信仰缺失?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何要这样发问,因为我们这个国家,一直在出怪事, 毒大米,毒馒头,三聚氰胺奶粉,地沟油,你毒我,我害你。 车祸撞人能拿刀把被撞者捅死,好好的人,能给送进精神病院。在某些人眼里,凡是出了这样的事,都是因为人没有了信仰。刚刚著名足球运动员郝海东说,中国搞足球的人没有信仰,什么都能干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224665484

 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政府的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,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,将会提上日程。这种改革一个核心的问题,就是厘清政府与市场,政府与社会的边界,将社会和市场能办的事交给社会和市场办,彻底转变政府职能,建成一个服务型政府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cb8065380cd79123a3ed94d7ac345982b2b78007

  在影视剧上,经常能看到清朝人的形象,别的不讲,一顶斗笠状的缨帽是必不可少的。其实,那是官员的官帽子,而且是春夏季的凉帽。满人入关,不仅勒令汉人剃发,而且必须易服,做官的人,戴大帽子是必须的。到了鸦片战争时节,汉官威仪沦丧已久,汉人早就习惯了满人这一套,脑后的辫子带左衽的服装以及头上的大帽子,都成为中华文物的一部分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